講述人尹秋儀
  我叫尹秋儀,是武陵區城南街道東湖巷社區的居民。20多年前,從鼎城區雷公廟鎮嫁到東湖巷,公公婆婆打心眼裡瞧不起我這個農村媳婦,嫌我做飯不好吃、做事不能幹,就連走路的姿勢都沒城裡人漂亮,家裡事也大都避著我。後來,他們卻把我當成了家裡的主心骨,大事小事都要先問問我的意見,而且逢人就誇,說我這個媳婦比女兒都貼心貼肉。
  有人曾問我,究竟是什麼改變了公婆?我沒有文化,說不出什麼大道理,但是,我曉得,20多年來,不論是公公癱瘓在床還是婆婆身患重病,我始終如一日耐心、細心地照顧他們,把他們當親生父母一樣愛戴、一樣侍奉,再苦也不言累、受再多的委屈也不放棄,是這份孝心捂熱了兩老的心,感動了他們,換回了他們的尊重與愛,得到了一個幸福溫馨的家。
  公公是個脾氣倔強的老人。我結婚時,他已經和婆婆離婚多年,一個人孤孤單單住在外面。為了老人不再孤單,讓這個家團圓,我磨破了嘴皮子,反覆勸說把他接回了家。可是,他和婆婆像孩子一樣,常常因小事拌嘴吵架。一次,婆婆脾氣來了,一盆水朝床上潑去,澆得滿床濕透,還拿起菜刀將床腿砍斷。公公勃然大怒,又要出走,說是任誰跪下來求他都不會再回頭。我趕緊拉住他,兩邊勸解。緩和之後,又趕緊用釘鎚將床腿釘好,洗曬被褥,將自己床上嶄新的被子給他們換上。公公看到我忙前忙後焦急的模樣,這才勉強答應留下來。晚上,二人雖互相不服,卻一起睡進我給他們鋪的新被窩裡,我的心總算安定下來。
  1995年,公公開始疾病纏身,每到9月天氣轉涼,他便卧床不起。到2009年,他全身徹底癱瘓,連吃飯都需要人喂。那時,丈夫林長軍擺攤修理自行車,我也在市政務中心旁擺小攤,兩人的微薄收入要養活一家四口,日子很艱難。為了讓丈夫專心幹活,我承擔了所有的家務活,以及照顧公公的重擔。被病痛折磨的公公脾氣更加暴躁,還經常將屎尿拉在床上,我幾乎每天都要將床上徹頭徹尾換洗三四次,沒有洗衣機只能用手洗。夏天還好,大冬天,我的兩手長滿了凍瘡,一入冷水便錐心刺骨地疼。
  人說,久病床前無孝子。可這些,我都忍了下來,全心全意地照顧公公和婆婆,精心為他們調理飲食,定期買排骨、肉、蛋給老人做特餐,自己連嘗一口都捨不得。冬天老人手腳冰冷,我每天給他們泡腳按摩,提前用熱水袋焐熱被窩。最難的是,身為媳婦的我,要給老公公擦拭全身。我不好意思,公公更覺得難堪,一開始死活不肯讓我給他脫衣服,我強忍自己的彆扭給他做工作:“爸,你就當我是您的親女兒,女兒照顧親爹有啥不行的呢。”他見我不僅不嫌棄他,還輕言細語的勸慰他,眼淚水就在眼眶裡直打轉。後來每次擦身,他都特別配合。2010年9月,83歲的公公壽終正寢。臨終前的日子,他多次拉住我的手對婆婆說:“秋儀啊,是這個世界上最好的媳婦,她受累了!”
  丈夫心疼我,我把好吃的留給他和公婆,他卻總是留給我。在我受委屈的時候,他一邊讓我在他溫暖的懷抱里盡情地哭,一邊寬慰我:“人心都是肉長的,老人家看得到你的好。”有一次,我患了重感冒,昏睡了一個上午,臨近中午,渾身乏力的我正準備爬起來做飯,婆婆將一碗熱騰騰的飯菜送到了我的床前。那一刻,我百感交集,婆婆手術後一進廚房就會被油煙刺激的小便失禁,給我做這一碗飯,她要跑好幾次衛生間,還要換幾次褲子,看著她一臉的心疼,我嘴裡喊著“媽!”淚水嘩的就流了下來。
  我是個普通家庭的媳婦,沒有轟轟烈烈的事跡,所做的這些都是平常小事。我相信,只要每個人都守護好自己的家,那麼我們這個社會大家,也就會充滿祥和與歡樂!
  (本報記者 李寒露 整理)  (原標題:“孝心”捂熱公婆心)
創作者介紹

beatbox

nj53njnyi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